www.zmwts.com > 威尼斯人网址担保

威尼斯人网址担保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威尼斯人网址担保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澳门威尼斯人5959c 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威尼斯人网址担保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威尼斯人网址担保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威尼斯人网址担保原标题:真无脑!“队友”洗黑钱被抓,乱港分子不追究贪污却死磕银行海外网12月21日电12月19日,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与纵暴派关系密切的“星火同盟”众筹平台涉嫌洗黑钱案件,拘捕4人,并冻结涉事的汇丰银行户口港币约7000万元。对此,乱港分子们则质疑“星火同盟”被查是汇丰银行“放水”,要求汇丰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。香港网友纷纷表示,所以说乱港分子无脑!不追究“猪队友”贪污,却和银行死磕。 旧收捐款户口被查 即伙乱港分子另立公司 (图源《文汇报》)综合香港《文汇报》、“香港新闻网”消息,香港警方表示,此次行动是基于对一间空壳公司的可疑财务活动作出主动调查,被捕4人是公司成员,均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关系。“星火同盟”近半年筹款约8000万港元,但警方发现,这些钱却转至空壳公司,大部分用于投资理财产品,受益人是个人收益,与平台筹款目的不符,同时空壳公司在过去几年几乎无交税,却有大量现金出入,有洗黑钱的嫌疑,故冻结7000万存款防止投资活动继续。目前,相关调查仍在继续,被捕者已暂准保释离开警署。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发现,接受捐款的银行户口持有人王慕雄,在其户口遭银行调查后、未冻结前,迅速成立另一间公司。警方怀疑有人图谋用新公司处理原来的捐款或接受新的捐款,会密切留意其运作。 “星火同盟”与纵暴派关系密切(图源:香港《大公报》)行动中,警方检获13万现金、6支箭、2支镭射笔、弓箭和头盔,以及一张总值16万元的超市现金券收据,不排除是向示威者提供报酬。据了解,4名被捕者中有一人为“旺暴案”释囚吴某,2016年因参与旺角骚乱并袭警被当场拘捕。吴近月获释出狱,早前更以“过来人”身份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十分明白“修例风波”被捕者的困难,决定全力协助众筹活动,支援当下的示威者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还发现,该新公司的秘书疑是反对派2016年会计界选委郑晧朗,其公司大多数成员均来自“港独”组织。该平台在2016年成立,主要支援被控的暴徒或在囚暴徒,包括为被捕者提供免费保释及有关法律咨询、上庭出入护送、紧急医疗资助等。种种迹象都显示,纵暴派与“星火同盟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消息传出后,纵暴派却趁机发难,将矛头指向汇丰,企图混淆视听,声称“众筹无罪”,还诬指警方“抹黑”、“砌生猪肉”。乱港分子除了疯传“有美国政客考虑制裁汇丰”外,还在其聚集的香港连登社区发帖要求汇丰管理层限期出面解释,否则发起“全球全民剪卡”行动,“将所持有汇丰信用卡剪烂,同步上载社交媒体,邀请亲朋好友效仿。”发帖人叫嚣“剪卡只是第一步”,如果没有听到“合理答案”,会逐步升级行动。 汇丰银行脸书帐号截图汇丰12月20日在社交平台回应称,关闭任何银行户口,从来不是轻率的决定,与近日香港情况没有关系,与警方的拘捕行动也无关。汇丰强调是因有关户口未能符合相关要求,是按照国际监管标准,作出关闭账户的决定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指出,“洗黑钱”只是手段,洗之前钱的来源和洗完后钱的流向才是关键看点,8000万巨资的用途,值得社会高度关注,希望警方顺藤摸瓜,将钱的上下游查个水落石出,让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全面看清黑暴运动的真相。网上还流传一张图片,指有关平台骗人捐钱,然后私吞,只拿少少现金劵做报酬。乱港分子不去追究款项是否被贪,反而疯狂攻击汇丰,难怪有网友嘲讽:“失智”、“无脑”、“原来这帮人的钱这么好骗”。(海外网 袁如霞)
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zmwts.com
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www.zmwts.com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www.zmwts.com@qq.com